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家合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他们之间

若不是湖秋沙这么一个大男生从我的宿舍走出来,我还没有想到我身边认识的这些人之间有什么关联。但是臻鹰泽至今都没有透露什么给我,我索性也就不用想什么。

我照常去上课,除却魔法这一项其他同学认为不值一提的学科,其他别人所重视的,我却是连基础都不能理解。我想我的天赋,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吧。好在有一节算作是历史课的,我能够从中了解到关于妖族的皮毛的知识。

这座被臻鹰泽诱拐我过来的庞大学院,其中心力量就位于被划分为禁区之一的高耸古堡。我进来时所看见的校园大门,是面向人间的大门,而我一直所认为的后门,才是真正的入口,面向神秘的妖界。也就是说,这座学院所处在的,确实是两界交接的暧昧地带,据说也是唯一的连接点,一半属于人间,一半属于妖界,但由于妖族的强大,实际上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权归妖族掌控。

除却古堡中的可怖庞大存在,学院实际由学生会维持秩序。会长臻鹰泽,妖族类别似乎是很高的,抛开会长、尊王身份,学院内也几乎无人敢对其不尊。也是,对于我这么一个寻常人而言,他的气场在初见之时便令我觉得不安,这是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气场。副会长……我估计应该就是可莉吧,毕竟臻鹰泽对她颇为重视,只是先前我万万没想到我熟识的好友竟然是妖族人物,而且地位显然也不会低。学生会的其他成员,就算是无名之辈,但只要是能够进入会中,也算是个人物,一样拥有管辖的权利,在人群中也可以横着走。

妖族历史悠久,用于记载过往大事的史书典籍可以堆成山,上面积了厚厚的灰尘,上课的老师似乎也只是随意在藏书室外层抽出一本就来讲解,还常常被上面沉积了多年的灰给呛到咳嗽连连,讲到激动之处不觉眉飞色舞面色涨红,开始扯到其他的事上去。只是这种课我都觉得没什么意思,史书里很多人物事件都被描绘得无比夸张,跟人间寻常的英雄传记似的,顶多只能依稀记住个了不起的人名。好在,这门课程也不需要考试,逃课者很多。

“感觉台下没有什么热情呀……这样,我找位同学提问。唔,仙馝昔!”

“到。”我下意识地应道。但同时就发觉不妙了,忐忑地站起来,接受提问。

“第一位火妖族的王,是哪个时代的人物?”

这个,讲过吗?我窘迫得垂首,僵硬地站着。要是他问我们人类的一位伟大首领是哪个年代的,我或许能够有些印象,可是妖族的……而且妖族种类颇多,这我哪能记得住呢?

老师似乎要把积郁多时的气愤都倾倒出来,涨红着脸,指着我,就要高声斥责。我吓得缩了缩脑袋,却忽然听见救星一样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老师,我想找一位同学。”

老师生生憋住了冲动,问:“你要找谁?”

“仙馝昔同学。她是在这里上课吧?”悦耳的女声如此美妙,令我激动得溢出眼泪地抬起头,看向恩人。

老师皱眉,但还是批准了,一挥手:“找你的,出去吧。我下次再提问。”

我的身子又颤抖了一下,这才匆忙地跑出教室,还是有点疑惑:“你是……”

“跟我来。”女生转身便走,身姿优雅,速度却很快,波浪状的长发轻轻扬起,好不飘逸。

待到走出教学楼范围,女生停下,突然转头,纤纤细手握着一把匕首,远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抵住了我的喉咙,冰凉而锋锐的触感叫我顿时心惊,不敢动作。女生面无表情:“知道我为何找你么?看来你是忘记了。”

“什,什么呀?”我甚至不敢吞咽唾液,刀尖抵在喉咙的那种感觉实在很不舒服。

“你和圣尊大人答应过,会来我影妖一族作客,难道想食言?”女生眸中有一种凶狠,我毫不怀疑如果不答应,就算她认我是所谓的公主,也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她是影妖?

“我,我会去的。”我只能先稳住她。虽然她要是不来,我真的快把这件事给忘了。可是等一下,不太对劲……

女生狐疑地瞪了我一眼,手中匕首稍稍挪开一寸,“不,现在,你就跟我走。”

我找到喘息机会,魔法动,女生被甩出几米远,俏丽面容满是惊讶,转而凶狠阴翳漫布,扑杀过来。我撒腿就跑。果然没错,她也只是普通人,不然单凭影妖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动用外物来威胁我。可她是谁?又为什么,要针对我?

我一边跑,一边不时动用魔法干扰她的步伐,将我们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开。我知道有人会替我解决掉她,但我需要争取一些时间。终于——“啊!”追我的女生惨叫一声,接着就没有了声息。我松了口气,停下步子回头望去,学生会里那个鲜明的橙红色头发的女生站在那里,面色不善地看着我,皱着眉:“你还真会惹麻烦。这种货色,也能追的你满街跑?”

我无奈:“臻鹰泽虽然认为我是什么人物,但到底我现在还只是个普通人呀。看到凶器,我当然要跑,不是还有你吗?”

有着橙红色头发、听可莉说叫做相里香荟的女生还是瞪着我,双手抱臂,很是不满:“你以为我们很空闲吗?听莉说你学习了最基础的魔法能力,总该能够自保吧?不要什么事情都麻烦我们,下次要是再给我添麻烦,就算会长不允许,我也要惩罚你。”

“对了,相里,替我告诉臻鹰泽,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陪我去赴约。”我想起这件大事,连忙道。影妖似乎一直和学生会不合,若告诉她是要去影妖族,怕她会阻拦这个消息。

她似乎一直看我不爽,顿时怒了:“你叫我什么?!”她甚至气愤得狠狠踏在了那个被打倒的女生身上,骨裂声清脆。

我冒了些冷汗,却不畏惧:“你一定要转告他,我等他消息。”

“好吧。”相里香荟觉得可能真的比较重要,倒是干脆地应下了。只见她一把抓起地上的女生,身躯化作火红流光,很快消失在视野中。我稍微安了心,回头望教学楼,不禁又打了个冷战。真的,好讨厌提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