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家合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18章 陈司令招安关帅为大用 冯文定巧

大厅里关大帅坐在一边,热情的招呼着冯驹脸上着堆积着笑容,一边招呼丫鬟过来倒茶。

“冯某这次代表陈总司令向关大帅提出招安,这合则两利。”

关大帅知道自己的份量有多重,人家来招安是客气的,自己的三两万人怎么和人家几十万人比跑?

所以从也得从,不从还得从,何不顺坡下驴自己有安全几分,况且这些手底下的人还是自己的,只是名义上是陈司令的部下而已。

“关武先生,这是陈司令的委任状,任命你为华南荣兴区军长。恭喜,恭喜。”

关大帅往起一站,敬了一个军礼。

“多谢陈司令的抬爱了,关某定当竭尽所能,死而后已。”

“关先生.哦不该叫关军长,这次上头听闻此处有“僵尸”作怪,你也知道这种事情说出来国际上是不信的,还会借口笑话我们中国人愚昧无知。所以我来这荣兴一是为了授予关军长军衔一职,第二便是为了前几天说什么僵尸横行妖怪作祟大闹关府这等迷信封建的事情而来,还望关军长协助在下调查此事。”关武脸色一变,自己以前也是不信有怪力乱神的,可是自从女鬼大闹关府之后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霾。

“哦,那敢问文定先生可信否?”关武一脸郑重的看向冯驹。

“这自然是不信的,冯某不才打小家境还是不错,有幸在海外游学,只崇尚科学怎么会相信世界上有鬼怪一说,更何况是僵尸?想想都可笑,国人愚昧到这种程度,国家如何富强,如何师夷长技以制夷?更何况,古语有云,人生如花现,人死如灯灭,人死了就死了,怎么还会动弹,莫不是有人故意造谣生事?为名为利?又或者说有别的什么阴谋不成。”

关武一听这冯文定这一串话,明显是有点不信邪的意思,而且也不能信邪,即使见了也不能信,不然如何和上面交代?有鬼?有怪?撤职事小,丧命事大。

“关某自幼便时常听说此等异事,然从未真正见过什么鬼怪僵尸?竟然从荣兴传出如此不靠谱的事,肯定是有愚人造谣,有心人作怪了,我一定彻查此事,还望参谋长放心。”关武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胡话,希望先安顿好冯参谋。

“在下相信关军长一定办理清此事,此事一定要澄清事实,好让上面放心。”

“一定,一定。”关武松了口气。

见外面下着的雨停了,此时才渐渐亮堂起来。

庞副官和许世昌进了院子,来到客厅会晤冯参谋长。

“属下见过大帅,见过冯参谋长。”

庞副官客客气气的说道。

“庞副官,以后就不必一口一个大帅了,如今我已经答应陈司令的委任,以后便是这荣兴军长,你做这副军长兼参谋长一职。”

“是!属下一定不负众望。”庞副官和关武使了个眼神,关武一会意,示意没事直接讲就可以了。

“大帅,不军长,属下已经把事情办妥了,还请军长下令集体焚烧。”

关大帅一听也是瞪了眼了。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

“怎么回事?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不就可以了,烧什么烧?埋了。往南阳坡下挖个坑都埋进去,一个不留。”

“可是军长,张师傅说必须得烧……不然”

“什么张师傅,李师傅的,按我说的去做。”

“是大帅,不军长。”这一番话说的冯驹和许世昌云里雾里的。等庞副官领了命令出去时冯驹便忍不住询问关武。

“关军长,敢问这庞副官所言之物是……”

“哦,一些病死的家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来了先莫急着回去,中午备好了酒席,关某为冯参谋长接风。”

冯驹本来就想着怎么样留下来弄清楚一些事情,一听关武有意挽留,就答应下来。

“来人啊,把冯参谋长接引到客房去,还有把镇子里的玉芳酒楼先包下来,为将士们洗洗风尘。”

冯参谋长一进客房顿时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许世昌来到冯驹跟前。

“参谋长,这是何故?难道有什么不满意。”许世昌还认为这冯驹过惯大少爷的生活,以为关武招待不周。

“关武此人的话不可信,你派人出去打听打听最近这荣兴镇出了什么事。还有关于僵尸的那件事情我们自己人去查,这关武的人说的话,我不太放心,万一哪天出了岔子,咱们全都兜不住。”

“参谋长放心,这是我会安排的。”

当冯驹等人一并走后,从堂后出来一人来到关武跟前行了一礼。

“关军长,恭喜恭喜从此有靠山了。”

“张道长,借你吉言,不过家父的坟若是迁的不好,可别怪俺某人啊。”

“大帅你放心,我了解老爷子的这种煞孤之命,如今也是天助关军长 。”说话的不正是那曾经要揍“小赌神”的老屠,此刻穿了一身道袍子,魁梧的身躯上夹杂着丝丝的煞气,眼神中无不谄媚。

“还有为什么将那些死人都要深埋在南阳坡?况且这和老爷子迁坟有何干系。”

关武有点疑惑不解了。

“呵呵,军长有所不知,这南阳坡四处无水,八面环山,一日只有一个时辰可见到太阳实则是一出凶穴。在加上最近惨死的这一百多人的怨气,那更是煞上加煞。呵呵这回大帅前程无限哪。”

“好,这事要是办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唉,得令。”张屠嘿嘿一小跟着就出了大帅府。

张十三早上回来,洗了一澡舒舒服服的睡在床上。

张毅张敏也是累的够呛,整天四通堂都没有开门营业。而四通堂外面早就站了不少人。

“你们听说了没有,我邻居就昨天那个狐仙三姑死了,家门都碎了一地。”

“钱宁,你快说说,难道真是僵尸干的?”

“那还有假?昨天我就看见她家门子上没有贴符,今天门就碎了,早上都没听见她念经的声音。”

“是啊,我也听说过这三姑每天早上起来念经。今天路过确实没听见,莫不是真出事了。”

“听义庄里的福伯说,最近义庄里抬进来一百多口死尸,都是被僵尸咬死的,脖子那里都有牙洞。”街上的这群人都在这里议论纷纷的说着,而不知此刻街角就正好有冯驹派出来的探子。

这几人把所有的话听了个真切,冯驹不信不代表这些探子不信。几个人分头行动起来,一波人去荣兴义庄转着看看,另一波人守在这里等四通堂开门后,进去找这个张十三问个清楚。

一行人来到义庄,只见庞副官带着一群人把尸体抬上卡车拉了三四个卡车,被这几个人瞧个正着。刚好有两人抬着的一具尸体被风吹掉了的裹尸布,狰狞的面貌和可怖的牙洞清晰可见。

“什么,三四卡车的死人?这最起码的上百人。这么大的案子必须查清楚。”听到义庄旁边探子的话,心里不免震惊。

冯驹和许世昌联系一下准备晚上去南阳坡来个刨坟验尸。

中午冯驹和关武会晤在玉芳酒楼。

冯驹来到玉芳酒楼和关武一见面相互在酒桌上客套起来,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就像西门庆和潘金莲一样有了“感情”。顿时称兄道弟起来。

“关兄,此时我已经喝了不少,实在不能在喝了。”冯驹脸色发红,双目洋装疲累。

“既然贤弟已经喝好,那咱们先散了,明天咱哥俩继续喝。”许世昌搀扶着冯驹回到了关府厢房,顿时再也没有一丝醉意。

“找几个手脚麻利点的,今晚就去探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