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家合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章 男人的儿子

第二章

这个夏天,他还是过着照样的生活,吹着电风扇,不断翻阅着他父亲所留下的笔记和文集,不断的,一遍遍的。

他叫陈凡,是那个男人的儿子,他在三岁的时候,男人丢下了他和他的母亲,去寻找那个神殿,十四年,一直没有回来。

十四年前,他父亲走的时候,他的母亲哭过很长时间,并且和男人吵了一架,但是男人还是不管他母亲的劝阻,和胖子一起,去了那个沙漠。

他的父亲,叫韩世天,是个知名于世界的考古学家,胖子是他的助手。

他和陈凡的母亲结婚时,隐瞒了自己的职业身份,等到领结婚证书结婚后,他的母亲才知道韩世天的真实身份,但是那个要离婚已经晚了,他的母亲已经给韩世天生了四个儿女,他的母亲,从来没有因为他父亲的身份而骄傲,他母亲希望一家子可以平安,从他出生开始,天天和他念叨,你可千万别学你老爹,长大要安安分分养家。

等他五六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带他和他的三个妹妹,去了一个陌生叔叔的家,之后再也没有回到自己家里,他经常问他母亲,爸爸去哪里了,他的母亲只会回答:你爸,已经死了!

陈凡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些话,他一直相信他的父亲还活着,在某个地方,他的继父对他很好,但每次他叫他继父叔叔或者提到韩世天,他的继父都会非常生气。

他的母亲搬到新家里,把关于他爸的全部东西,全部烧掉了,但他还是留下了唯一一本关于那个沙漠的资料,他父亲的笔记。

“这个圣殿,在新疆某个沙漠深处,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应该是一个祭祀用的神庙”陈凡指着这一段话,反复的阅读,这页破损很严重,除了这句话以外的所有信息全部被撕掉了。

“到底撕掉了什么东西呢?老爹真是的。”陈凡打了个哈欠,

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愤怒的拿起他的手机。

“谁啊!”

“陈凡?”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女声。

“班长?有啥事啊?”

“我们要开毕业典礼,那个……你现在很忙么?”

“不忙,毕业典礼啊,现在么,什么地方?”

“嗯,学校,老地方。”

“行,我马上过来。”

他挂了电话,站起来伸个懒腰。匆匆跑下了楼梯,换上鞋子“妈!我出去一趟!”

他妈妈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家里没酱油了,你出去顺便带一瓶回来。”

“好,我知道了。”

他跑出家门,匆匆赶去乘公交,这个时间点,正好可以赶上一辆公交的班头。跑到公交站点的时候,一辆公交正好缓缓从他面前开过。“等等我啊!”他边跑边叫道。但是无论怎么叫,车也没有停下脚步,当着他的面,直接开过。

他跑到站点,傻呆呆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公车,他意识到下一班要等很久,这个时候正好是最热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等太长时间。

他跑进附近打了空调的商店,买了一瓶水,打通了班长的电话“班长,我,错过班车了,可能,要晚点到。”

“啥?我们这边人都齐了,就差你了!唉,反正你快点。”

“知道了。”

他靠在冰箱旁,喝着那瓶水,等喝见底了,看了一眼时间。

“不好!”他站了起来,冲了出去,几分钟前的事情再次重现,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辆公车远去。

“他的眼神流露着无奈。“妈的,又要等半个小时了么!”

他又给班长打了个电话“班长。”

“陈凡!毕业典礼都要结束了你怎么还没有来啊!”班长愤怒的吼声从电话传来,陈凡只感觉到手机在默默的震动。

“班长,我可能来不了了,又错过班头了。”

“算了算了”班长说完这句就默默的挂掉了电话。

“唉。”陈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买了酱油,抄进小路,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该死,笔记没有收起来!上帝啊,千万不要被发现了!”他疯跑起来。小弄里有一些老太婆在乘凉打麻将,看到陈凡跑过,惊叹一句“啊,年轻真好。”

“千万别被发现啊。”陈凡边跑边默默低估道。

他的母亲,叫郭见佳,可以说是痛恨韩世天吧,提到韩世天只会说,韩世天那个败家子,毁了她的半辈子!她绝对不会允许有关韩世天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我的笔记啊!!!”陈凡绝望的抱住了头。

陈凡出了小弄,开始淡定的走了起来。

“如果,万一老妈没发现,我自己那么惊慌,不是自己就暴露了么。”他心想

淡定的走进家门。“妈,我回来了。酱油我就放在门口了”没有声音回答他,但是这样,反让陈凡吓出一身冷汗。

等了很久之后,客厅传来郭见佳的声音“凡凡,过来,来客厅一趟。”声音很冰冷,没有凡妈平日的感觉。

完了,暴露了。陈凡心想,但是绝对不能不去客厅啊。陈凡顶着头皮慢步走进客厅,打算接受老妈的斥骂以及看到父亲的笔记被撕成碎片的情景。

客厅里,他的继父,母亲,以及自己的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全部都在,母亲和继父生的弟弟是最小的,很皮,但是今天也格外安静,估计是继父和老妈让他安静的吧,估计他还被打了一顿,接下来,要被打的可能是我了。陈凡心想。

“凡凡,这本笔记,那个男人的吧”凡妈把笔记重重的拍到桌子上,“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如果有那个男人的东西,赶紧交给我,这本笔记,你为什么没交?”

我要去找老爹!那是唯一的线索!他想。

但是他不可能那么回答。“那是老爹的遗物。”他回答。

“他不是!我才是你的父亲!”说这句话的是他的继父“真是,白养你了,那个男人,他对你好过么?他除了把你生下来,其他什么也都没有做过,他尽到父亲的责任了么?养了你那么久,你居然还不承认我是你的父亲!”

“不是的,爸爸。”陈凡惊慌失措的答到,惹怒了〝爸爸〞,他和母亲以及妹妹都别想在这个家好过。

那作为你承认我是你的爸爸的证据,烧了这本笔记。你自己烧。

陈凡拿起了笔记,犹豫了起来,他是不想烧笔记,就算被继父打,骂,赶出家门,他都绝对不会选择烧掉笔记,但是……老妈,还有那两个在读高中的妹妹和那个在读初三的妹妹,他们,都离不开这个男人。

陈凡举起了打火机,但他的手还是在情不自禁的抖动。父亲唯一的线索啊,就这样烧掉么?我怎么那么笨,收笔记那么重要的事情也会忘记,明知道总有一天可能被发现,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去打印一份呢?

他的继父,让他烧掉,因为他要陈凡彻底忘记韩世天,郭见佳让他烧掉,是因为不希望陈凡走上他父亲的这条路。

没有一个人理解陈凡,没有一个人相信陈凡的话。能理解陈凡的,只有陈凡自己一个人。陈凡最后看了一眼笔记。不报希望闭上了眼睛,点起了打火机。

笔记在缓缓燃烧起来陈凡把它扔进母亲给他准备的铁桶里面。

陈凡似乎又看到自己七岁时,老妈烧老爸留下来的那些东西,他看着火光,火光映照在他的眼瞳里,可是他什么办法也没有。

他看到的不是笔记被燃烧,燃烧的是他的老爸。

老爹,你的人生好惨,没有人喜欢你。除了我。他心想。